守“廉”与正人先正己
日期:2015-05-20 00:00:00  发布人:admin  浏览量:2

 

 

 

2015年05月18日11:17   来源:监察部网站

 

原标题:守“廉”与正人先正己

 

  翻开史册,王朝兴衰更替,如走马灯飞旋,令人眼花缭乱。诚如黄炎培当年与毛泽东论王朝周期律时所提到的,“其兴也勃焉,其亡也忽焉”。透过现象看本质,无非是失于“廉”,败于“腐”,灭于“乱”,然后改朝换代,周而复始。

  商纣王本来是个文武兼备的人才,因有恃无恐不能正己而失廉。他专横跋扈,沉迷酒池肉林,大兴奢靡之风,荒淫无度搞腐败,刚愎自用害贤良。最后在牧野之战被周武王战败,自焚于鹿台,商朝遂告覆亡。

  “殷鉴不远,在夏后之世”。守廉拒腐,此后备受重视,却屡败屡战,充分说明“廉”的“知易行难”。

  《周礼》上说:“以官府之六计,弊群吏之治”。这“六计”,分别为廉善、廉能、廉敬、廉正、廉法、廉辨,意思是考核官吏政绩有六项标准,即清廉且善于办事,清廉且推行政令,清廉且谨慎勤劳,清廉且公正,清廉且守法,清廉且明辨是非。六项标准内容不同,但均冠以廉、以廉为本,体现出清廉在政治生活中的重要性。

  此后,管子提出“礼义廉耻,国之四维,四维不张,国乃灭亡”,率先把“廉”作为国家兴亡成败的四个关键词之一,提升到“国之四维”的高度来加以强调。管子的廉政思想极其丰富,最有代表性的是“廉不蔽恶”,意为不掩饰自己的缺点和错误,主持公道、揭露邪恶,为人行事方为圆满。而管子廉政思想中尤为可贵的新意还在于提出“人君不廉而变,则暴人不胜,邪乱不止。”管子在此对人君提出忠告:人君自身不廉,引起突发事件而变乱,就无法制止邪乱,就要出现政治危机。从现在的角度看,就是正人先正己,也就是说,要求别人守廉,自己首先要做到节俭、权不谋私,成为“肃官廉士”。当今时代,封建君臣思想已不符合我们治国理政的思路,但守廉思想中“正己”这一要求不会过时,其深刻内涵是先人留给我们的宝贵精神财富。

  节俭,是廉的基本内涵。春秋战国时期,奴隶主贵族生活腐朽,奢侈之风盛行,比管仲晚约一百年的晏婴,身处浊世,但刚正不阿,心向清廉,穿粗衣,吃粗粮,居陋室,骑劣马,始终过着清贫生活。景公给他新房,他拒绝搬迁,给他金银裘皮、好车好马,他坚辞不受,景公见他的妻子又老又丑,把女儿赐给他,晏婴更是婉言谢绝。晏婴提出,公正能克制自身欲望,节俭能抵制外来诱惑,这些都是廉政的应有之义。

  由此联想到,当今社会一些领导干部的腐化堕落,往往就是从生活作风上打开了小的缺口,这个缺口一旦打开,奢侈就极易成习,进而使人成为金钱的俘虏。从先贤的廉政思想中,我们不难领悟到,恪守节俭对行廉正己的意义。

  权不谋私,是守廉之要。管仲当年从鲁国乘槛车被押解回齐国时,路过边境,有封人(边境小官)得知管子将成为齐国重臣,便恭敬地献上酒食,讨好管子索要官位。管仲问:“你有什么本事和特长吗?”封人说:“没有。”管仲呵斥道:“我将来做官,是为国求才,像你这投机钻营之人,我才不会用你!”这个典故告诉我们,为官要公正清廉,选人用人要出于公心。

  在当前我们的治国理政中,权不谋私除体现在干部选拔任用时的不任人唯亲,还包括主动接受监督的勇气,如将“三公”经费公开,如实申报收入和家庭财产,等等,这亦是“吾道不寡”,古已有之。

  管仲就曾主动向齐桓公申报公用经费开支的情况:“管仲会国用,三分之二在宾客,其一在国,管仲惧而复之。”齐桓公后,非常钦佩并大加赞扬。由于管仲打铁做到自身硬,所以他办过一个著名的铁案,剥夺了一个作奸犯科的老贵族伯氏“三百邑”供养地特权,让伯氏过着一天吃两顿饭的生活,伯氏却“没齿无怨言”。

  官肃士廉,则民顺天下安。管子说“廉不避恶,则行自全”,这就要求,守廉必先立廉,为公方可立廉。由此,管子进一步提出“士廉”的要求,其深意在于:既然“学而优则仕”,将来上辅国君,下牧万民,士就不能“任性”,而是要非廉不可。士廉是官廉的基础,基础不牢地动山摇。

  廉士守廉,他们“穷则独善其身,达则兼济天下”。我国历史上涌现出了官居宰相身居陋室的魏征、笑比黄河清的包拯、刚直不阿的海瑞、“古今第一廉吏”于成龙等一批为政清廉的典范。当今时代,也正是焦裕禄、杨善洲、王瑛等战斗在各条战线默默奉献的无数党员干部,成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中坚力量。

  反之,不廉之士,做官就难以守廉而终成贪官奸臣,如亦官亦盗、骄奢淫逸的石崇,招权纳贿、肆行贪污的严嵩,绝世大贪、富可敌国的和等,以及近年来落马的一批贪腐分子,他们背离宗旨,疯狂敛财,寡廉鲜耻,成为民族之害,家国之耻。

  古人云:廉者,政之本也,民之惠也;贪者,政之腐也,民之贼也。为国不廉,如长夜不明;为人不廉,如朽木不材;为官不廉,如高山塌方;为士不廉,如大厦断脊。“廉”乃立国立民之大节,其植根于中华文化沃土,塑造着中华民族的品格,守“廉”则是一种高尚的价值取向和从政操守。只有自觉抵御各种邪恶和私欲诱惑的侵蚀,做到正人先正己,才能堂堂正正做官,清清白白做人。(龚圣理)

(作者:佚名 编辑:admin)
核发:0 点击数:2 收藏本页
分享到
相关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