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“义”与责任担当
日期:2015-05-20 00:00:00  发布人:admin  浏览量:2

 

 

 

2015年05月18日11:17   来源:监察部网站

 

原标题:重“义”与责任担当

 

  春秋时期,卫国国君卫庄公有个“坑爹”的世子叫州吁,史称卫废公。当朝大夫石,是个专对“不义”谏诤进言的好官。不幸的是,他也生个“坑爹”的“小衙内”叫石厚,偏偏与州吁臭味相投,狼狈为奸。石厚曾被其父石怒打五十鞭,却不思悔改。公元前719年,州吁计石厚,弑兄夺位,祸国殃民,穷兵黩武。石无奈之下,修血书一封,暗中送达陈国国君,请求除害。然后,用计谋使二人出访陈国。陈国国君立诛州吁,却念朋友情义,不忍杀石厚。石便派家臣羊肩赶赴陈国处死石厚。

  为了维护正义,石对犯下罪行的儿子不徇私情,他的大义灭亲之举,是对“不义”加以教正,更是对报国为民的一种责任担当。

  中国自古就为礼义之邦。礼是规矩,义是责任担当,统而言之,就是人人都要守规矩,敢担当。管子说,“义有七体”,意为用孝悌慈惠来奉养亲属,用恭敬忠信来侍奉君上,用公正友爱来推行礼节,用端正克制来避免犯罪,用节约省用来防备饥荒,用敦厚朴实来戒备祸乱,用和睦协调来防止敌寇。这七个方面,都是义的实体。人民必须知义然后才能中正,中正然后和睦团结,和睦团结才能生活安定,生活安定办事才有威信,有威信才可使战争胜利而防务巩固。可以说,义是不可不行的。

  管子还说,“义不自进”,即正义不会自发产生,要靠人主动去身体力行,而不是靠外部的强力去让你怎么做。同时也可理解为不妄自求进,不用不正当的手段去谋取官位和财富。

  “管鲍之交”的典故里就看点颇多:管仲和鲍叔牙是好朋友,两人合伙做生意,在涉及到利润分配问题时,管仲与鲍叔牙均不重“利”, 而是突显“谁更需要”的因素。管仲家贫一些,就多拿了一点,鲍叔牙并不介意,鲍叔牙的手下很不高兴,骂管仲贪婪,而鲍叔牙解释说:“哪里是念这几个钱呢?他家生活困难,是我自愿给他。”鲍叔牙的情义,管仲铭记心间,念念感恩,后人方知鲍叔牙之义,这是朋友之义的担当。另一个事情是荐相。鲍叔牙从大义着眼,认为治理天下非管仲莫属,便让贤举荐管仲为齐桓公之相,而管仲“病榻荐相”时,从大义出发,认为鲍叔牙性格不宜为相,就推荐了他人,而鲍叔牙无怨言,表现出义薄云天的美德。

  到了孔孟时代,义发生了新的变化。孔子说:“君子之于天下也,无适也,无莫也,义之与比。”意为君子立世,无所谓厚薄亲疏,只是按照义去做。而孟子时期,义被经院哲学式的“利义之争”笔墨官司打磨出极端和形式化的色彩,孟子因此作出“君子喻于义,小人喻于利”的判断,发出“舍生取义”的呐喊。

  汉代以后,“苏武牧羊”式义士形象和“桃园结义”式结交模式的出现,使义呈现出“庙堂”和“江湖”的分野。“苏武牧羊”式的义,其正确内核是教导人们,面对民族危难,敢于见义勇为,甚至舍生取义;而“桃园结义”式的义,是江湖哥们义气,《三国演义》的刘备,始终在事业大义和江湖情义之间犯纠结,结果哥们义气害了江山社稷,蜀汉基业被刘皇叔一番蛮干和瞎指挥输了个精光。

  “义”本身的涵义,是随着时代发展而不断变化的,人们总是站在所处时代的立场上,对“义”进行取舍,从而在行动上作出符合当时时代发展的选择,但其主流思想从未偏离责任担当。

  从管子的“义不自进”,到诸葛亮的“鞠躬尽瘁、死而后已”,再到顾炎武的“天下兴亡,匹夫有责”,林则徐的“苟利国家生死以,岂因福祸趋避之”,孙中山的“以浩气赴事功,置生死于度外”,等等,无不生动诠释中华民族敢于担当的内在禀赋。而从中国共产党的井冈山精神、长征精神、延安精神,到大庆精神、抗震救灾精神等,再到今天的“忠诚、干净、担当”,赋予了责任担当更为深刻的内涵。

  一条“义”的红线,将古圣今贤,历史和现实,紧紧维系在一起。《素书》中说:“守职而不废,处义而不回,见嫌而不苟免,见利而不苟得。”每一个行业,每一个岗位,都是社会发展不可或缺的部分,不论职务大小、权责轻重,人在其位,必谋其政。倘若在其位不谋其政,缺少担当、不在状态、庸官懒政,只会让组织失望、让群众寒心。(龚武)

(作者:佚名 编辑:admin)
核发:0 点击数:2 收藏本页
分享到
相关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