笨拙的行贿
日期:2013-10-29 00:00:00  发布人:admin  浏览量:3
中国封建社会足够长久,客观存在在人们内心深处一再强化这样的意识:无官不贪腐,无贿不成事。于是,人们在下意识里对腐败行为进行了非罪化,最终成为中国人文化基因的一部分。思想意识是上层建筑中最顽固的东西。封建制度在中国的终结只有102年,涤荡2000多年的污垢,铲除代代相承的基因,百十年显然太短。人们下意识里隐藏着的错误价值观,正是我国现阶段腐败行为易发多发的第一顺位、也是最深层次的原因;在惩治和预防腐败体系尚待健全的条件下,尤其如此。

  李鸿章有句名言:一个人如果连官都不会当,那就太笨了!他的意思是,大清官场是贪腐的乐园,破坏法制一点不费脑子。同理,大清臣民如果连行贿都不会,送去的东西领导竟然不要,那只能怪智商有问题,肯定让人笑话。清代267年,这种搞笑事件有过两回,鲁迅先生的祖父周福清、军机大臣毕沅涉案,意外地给后世留了一道国民心理测试题。

  一

  1893年除夕,中央政府的处级干部周福清接到电报,他的老母亲去世了。周福清急忙赶回绍兴办后事,然后安安静静在家守孝。这天,他家的几个亲戚来看他。

  原来,这年秋天全国要举行乡试,据他们打,浙江乡试的主考官是殷如璋——周福清的老同学。亲戚们苦苦哀求,说这些年我们都看透了,有本事的人成绩不好也能上,我们的孩子个个出类拔萃,总是名落孙山。家族里就出了你这个京官,为了孩子们的前途,只好来麻烦你了!然后拿出一张一万两的银票,说这是我们几家凑的,事成之后还有重谢。

  周福清自己也是官运坎坷。好不容易中了进士,派到江西金溪县当了县令,却因给领导提意见被免。回京后待业整整9年,咬牙借了一大笔钱送上,才得到现在这个打杂的工作,但是人也老了。他的儿子周用吉(鲁迅的父亲)是个老秀才,屡试不第,周家眼看就没指望了。既有必要,又具备条件,周福清决定抓住这个机遇。

  按照清政府的规定,各省的主考不得提前到达工作地区,为的是挤占打通关节的时间。但殷如璋的船刚到苏州,周家的仆人阿福早已等在了苏州码头。在没有电话、手机、高速路的时代,周福清同殷如璋是如何沟通的,至今是个谜。

  阿福顺利上了船,恭恭敬敬把周福清的书信送到了殷如璋手上。副主考和苏州知府正在陪领导聊天,殷如璋接了书信,若无其事地往茶几上一放,向阿福挥一下手,继续谈笑风生。

  本来计划已经圆满完成,可阿福走了好远突然开始思考:殷大人聊得那样高兴,要是忘了看信怎么办?要是这封信落到别人手里怎么办?阿福越想越不踏实,最后果断折回头,站在岸边大声提醒:

  “殷大人,您一定要亲自看信呀,里面有好东西!”

  殷如璋应变能力非凡,毫不犹豫地把信件推到副主考和苏州知府面前,算是举报。结果是周福清被判死缓,从此家道中落;支票罚没,考生永远禁考。

  同阿福一样搞笑的人,生活在阿福的太爷爷时代。

  1790年(乾隆五十五年),时任陕西巡抚的毕沅过六十大寿。毕沅工作认真,爱好高雅,工资收入大都投到古玩字画上。早在生日的前一个月,他就发了一个通知:拒收寿礼,违者严惩。属下不敢顶风违纪,社会反响良好。

  突然有一天,有个姓王的小伙子推了一车东西来,原来是某县令派来的。毕沅十分生气,责问来人:大胆!没看通知吗?

  小王笑嘻嘻地说:老爷误会了,我不是来送礼的。

  毕沅扯掉外包装一看,古砖二十块! 厉声问:啥意思?

  小王不慌不忙地说:老爷,这两天俺那里下大雨,把老城门给冲垮了,烂砖碎瓦一大堆,老百姓都拿回家盖猪圈。俺家老爷说了,巡抚大人学问高,不如拿几块请他老人家给鉴别一下,能废物利用最好,没用就扔掉。

  毕沅赶紧低头上手,一琢磨不得了:纹饰斑驳陆离,题识依稀可见,居然是秦砖!于是大喜:

  “抱歉抱歉,我误会你家主人了。工作那样忙还留心学问,值得提倡。现在有些干部俗不可耐,只会吃吃喝喝混日子,真没出息!几块烂砖头不算礼物,扔下吧。”

  临别,毕沅还亲切地叮嘱小王:“请代我向你家主人问好,让他好好干!”

  巡抚大人如此态度,让小王得意忘形起来,像100年后的阿福一样,他也多了一句嘴:

  “我家主人好啊,为了给大人祝寿,高薪聘请了能工巧匠,在办公室旁挖窑烧砖,足足烧了大半年,挑了最好的让俺送来,嘿嘿。”

  巡抚大人一,忍不住哈哈大笑。

  二

  同毕沅一样,今天我们读到阿福和小王的故事,也会觉得可笑;与毕沅不同的是,许多人除了觉得可笑,还觉得可惜,心里会不自觉地寻思:你说这两小子咋这样笨呢!要不是他们画蛇添足,鲁迅家的事情不就办成了吗?可怜的县令也不至于白费工夫。用人不当会坏事,教训啊!

  当我们这样想的时候,实际上已把自己转换成了周福清和县令,并对他们的功亏一篑,给予了深深的同情。假如他们是杀人、纵火、强奸未遂,我们会同情吗?这意味着,在下意识里,我们对腐败行为是认可的;只要需要这样做,我们头脑里首先出现的不是是非观念,而是功利意识;一旦挫败,不但不自省,反而会感到委屈、不平和自卑,以弱者自居。下意识暴露了一个令人尴尬的真相:我们平时对腐败行为的深恶痛绝,很大程度上是针对别人的,是对别人拥有腐败机会和能力的愤怒,跟道德判断关系不大。

  心理学认为,下意识是人类不自觉的行为趋向,是人在长期生活中获得的经验和暗示在心理、本能和客观行为上的反映。如果人们认识它、掌握它,它是天使,否则它就是魔鬼。那么,这种黑白颠倒的下意识从何而来呢?

  腐败是封建社会的本质特征,在中国,它伴随着封建社会的发生、发展和成熟而不断泛滥。从官员晋升到民事诉讼,社会生活的一切领域都要进行寻租和贿赂,否则就不能正常运转。中国封建社会足够长久,客观存在在人们内心深处一再强化这样的意识:无官不贪腐,无贿不成事。于是,人们在下意识里对腐败行为进行了非罪化,最终成为中国人文化基因的一部分。

  思想意识是上层建筑中最顽固的东西。封建制度在中国的终结只有102年,涤荡2000多年的污垢,铲除代代相承的基因,百十年显然太短。人们下意识里隐藏着的错误价值观,正是我国现阶段腐败行为易发多发的第一顺位、也是最深层次的原因;在惩治和预防腐败体系尚待健全的条件下,尤其如此。

  根据我国惩防体系建设的宏大目标,我们不但要完善制度、强化监督、深化改革,不断压缩寻租行为的空间,逐步去除滋生腐败的外在条件,还要通过对个体的思想教育,树立正常是非观念,修复不良遗传基因,彻底消除产生腐败的内在根据,在灵魂深处建立起拒腐防变的根基。因此,探究历史典故所引发的下意识心理反应,持续开展廉政文化建设,具有明确的靶向意义和严肃的科学价值。(习骅)

(作者:佚名 编辑:admin)
核发:0 点击数:3 收藏本页
分享到
相关链接